top of page
  • 范里

谈刀郎的《山歌寥哉》

翩翩(词曲:刀郎)


谁不是错过了 四下报更的鼓声 / 总有人偷偷拨弄 镜月的指针 / 罂缶的酒瓶

化来绮纨与楼阁 / 绿芭蕉红樱桃 孑然一身的过来人 / 未曾走到绝境路 彼岸

花不开 / 辛酸只为长安远 倒卧在琼台 / 小心那流射的海市售卖开花杖 / 辽遥

的天河啊纷纷流淌的挽歌郎 / 蓝采和啊 醉酒当歌 / 红颜易老 转眼桑田泛清波

/ 她也曾是越过了银河万里的荒原 / 他也曾是划破了绚烂 流落在人间 / 唯有

那不眠的凭栏与情仇依舍 / 是云摇是雨散都在同一个摇篮 / 邯郸梦啊古今同 /

荣华易去 青山处处英雄冢 / 蓝采和啊 醉酒当歌 / 红颜易老 转眼桑田泛清波


动笔前,耳边还响着刀郎的《2002年的第一场雪》。


那时,我旅居京晋两地,在往往返返的路途之上,车里那盘光碟播放出来的歌声,很别致。喜欢刀郎高亢中些许沙哑的沧桑感。


后来,传说歌手退隐西北某处,身影淡出流行音乐舞台,很久没有新专辑面世……


然而,让人没料到,网上突然疯传刀郎唱的一首新歌《罗刹海市》。很短时间歌曲冲上被亿次点击流传的记录。网络上庞大流量的背后,连带有人将歌中“又鸟”和“马户”身份与演艺圈某些人事纠纷对号入座的言论,使《罗刹海市》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但说到底,和《2002年的第一场雪》比较,刀郎这首别具一格的原创作品,给人一种突兀的吃惊的感觉,更引发人们想探个究竟的好奇心。


随着刀郎新专辑上市,简介就点明:“《山歌寥哉》是继《弹词话本》后,结合了聊斋文本与民间曲牌印象的主题概念……尝试构建流行音乐与民间传统文化共生共存的音乐生态……”。原来《罗刹海市》只是引用《聊斋志异》罗刹国所嘲讽的以丑为美的认知错位,与涉及个人的牵强附会毫无瓜葛。刀郎作为一名杰出的歌者,这次出鞘的刀锋,其实是朝向更广阔时空,是为了打造“属于这个时代的‘山歌’”而来。


《山歌寥哉》专辑共收11首歌曲,计有《序曲》(广西山歌调)、《花妖》(时调)、《颠倒歌》(栽秧号子)、《画壁》(绣荷包调)、《画皮》(银纽丝调)、《镜听》(闹五更调)、《路南柯》(没奈何调)、《罗刹海市》(东北靠山调)、《翩翩》(道情调)、《珠儿》(河北吹歌)、《未来的底片》(说书调)。从歌名后括号内的调名,明白告诉大家,11首以西洋乐器或合成器主导的曲子(配乐)都融入中国传统音乐元素(搭配民谣调式和包括使用二胡、管子、唢呐、琵琶、月琴等乐器的演奏)。那么,乐曲创作和配乐手法,是否如简介所言:“十一首原创作品,十一段民间歌曲印象。线性旋律思维秉持自身的合头、合尾、加花、增值、减板、借字、变奏手法,在音色、节奏、律动、速度、动态、调性的共同作用之下,使中国传统音乐在流传、再创作中千变万化,这就是中国音乐的特色和神韵所在。”我想这不是轻易能解答的问题,但确切地说,这是刀郎的志向和十数年磨炼后的成果。


毫无疑问,《山歌寥哉》将会成为大陆流行音乐研究者未来探究的课题和方向。因为,已见网络上的贴文纷纷展开对《山歌寥哉》各首歌词的解读,包括对《罗刹海市》《花妖》《翩翩》《路南柯》等歌词五花八门的精辟入微的解读,不管解读是否到位(除非刀郎自己现身说法),引发关注持续讨论,就是值得推崇的好事物。因为歌词释义,可用于印证简介所言的这段文字:“但有假诗文,无假山歌,山歌乃民间性情之响。唱民间的歌,说民间的事。纵观中国传统音乐历史,是一部‘一曲多变’的过程史,所有的产物都是中国人内心审美的本真追求。”


我顺着简介所说的:虽然现实与幻境都伴随着各种残缺,但《聊斋》绝不是幻灭的悲歌,其中的许多篇章都充满了理想的光辉,是我们得以管窥那个不属于我们的时代之洞眼。然以我观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图样,本专辑的十一首作品则是属于这个时代的 ‘山歌’。以前文所引《翩翩》为例,歌词除了为弥合道情调的节奏之外,整体而言,与《聊斋》原文不在同一量级上,也就是说,首先作为一首现代诗的写作,回到如唐宋诗词家那样援用典故的做法,蓝采和啊邯郸梦啊,都是民间世代相传的故事,重新在自己母亲的摇篮里捡回的意象意涵,很传神也很亲切。二是过去将《聊斋》视为闲书的狐仙鬼怪,来到这首诗里,《翩翩》已升华为后现代主义的审美意识而跳脱原作局限于罗子浮误入仙境后的失落。同样是红颜易老荣华易去的感慨,因为绿芭蕉红樱桃,因为转眼桑田泛清波,其中意境在翩然远去的身影里。


有点凄凄然。依然多悲苦暮不归的现代人,从刀郎的歌声里获得多少精神上的疗愈?


也无奈。夜里关灯闭目,寐床似乎鬼压身,试问这时的魂儿还属于你的吗?


寥哉?隆隆的炮声,加沙、乌克兰、联合国、中美……


作者为本地作家


Commenti


⏏回到顶部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