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舒达

《西方输了吗?》

文:舒达




本书著者马凯硕是新加坡国立大学公共政策实务教授,曾经出任新加坡常驻联合国代表和联合国安理会主席,多在国际报刊撰文批评西方国家的外交政策。西方输了吗?这是本书标题,也是世纪之问。马凯硕教授说:“为何西方觉得自己输了?答案很简单:进入21世纪,历史已经越过一个拐点,或许这是人类跨越最为重要的拐点,但西方拒绝接受或拒绝适应这个新的历史时代。”只要回顾过去一千八百年历史,就会知道为何这个拐点如此重要。从公元一世纪到1820年,中国和印度始终都是世界最大的经济体,欧洲和美国在这个时期之后才相继崛起。从过去一千八百年历史的长程视角来看,近代西方比其他文明体系表现更为优越,但这只是一个异常现象,和所有其他异常现象一样,都会自行终结,而这个终结过程现在已经开始。尽管时代精神已经改变,但西方国家的领导人物没有勇气面对我们这个时代的根本变化:西方主导世界的时代将会终结。


亚洲冉冉上升


冷战结束后,胜者为王的傲慢心态充斥西方世界。美籍日裔学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在《历史的终结》中宣称:“我们今天不仅见证冷战的终结,或战后某个历史阶段的终结,我们见证的正是历史的终结,人类思想意识发展的归宿,西方自由民主作为人类治理方式的普世意义的终点。”西方各国的统治精英酷爱此文,开始以为他们的社会已经达到人类文明的终极,犹如喜马拉雅山脉的巅峰一样,不可逾越。西方国家却没有看到,冷战结束之后,中国与印度悄然崛起,中国实行改革开放和四个现代化,尤其获得飞跃的进步,中国经济最终将会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印度和其他亚洲国家也都获得长足的进步,亚洲冉冉上升已经成为一个不可阻挡的趋势。


尽管西方国家拥有世界最优的大学、研究机构和智库,但西方精英群体囿于固有的意识形态和傲慢心智,不能正视21世纪的巨大历史变迁。例如,西方媒体屡屡指责中国缺乏自由。马凯硕教授指出:截至2015年,中国有一亿人出国旅游;如果中国人缺乏自由,一亿人口可能自由出入中国国门吗?他说:“西方不能承认中国人民享有宛若喷井迸发一般的崭新个人自由,这意味着西方不能正视中国开始经历三千年来最为灿烂的时期。”1980年,中国经济总量只有美国的十分之一。2010年,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是中国的2.5倍,但如果按照购买力平价(purchasing power parity)计算,在2014年,中国已经是世界最大经济体,印度已经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中国和印度在国际舞台上崛起,是过去二十多年的世界重大变化,却是西方国家在自我陶醉、自我封闭中所忽视的。


西方错误的外交政策


正由于西方不能正视和顺应21世纪历史潮流的转变,西方在外交政策上屡犯重大错误。马凯硕教授指出西方国家外交的三大误区:伊斯兰世界,俄国,干预其他国家事务。2003年3月,美国出兵入侵伊拉克,作为对9/11事件的报复,结果推翻了坚决镇压基地恐怖组织的萨达姆政权。美国对若干中东国家实行轰炸,难免激起伊斯兰世界人民的愤慨,从而助长了恐怖主义思潮的泛滥。在冷战期间,美国为了把苏联势力逐出阿富汗,培养了阿富汗的基地组织,但基地组织壮大之后,制造了9/11事件,可惜美国没有从这个惨痛的经验中汲取教训。为了推翻叙利亚的阿萨德政府,奥巴马政府把阿富汗的伊斯兰国恐怖分子从阿富汗输送到叙利亚,让他们与阿萨德政府作战,同时拒绝轰炸伊斯兰国控制区通往土耳其的石油输送管道。


在对俄政策方面,西方国家也有重大错误。苏联解体后,俄国经济疲弱不堪,亟需同西方妥协,希望能够融入欧洲体系,这正是西方同俄国达成和解的最佳时机。然而,西方忘了丘吉尔的名言:“当你获得胜利时,就要宽宏大量。”西方厉行北约东扩,把东欧国家和若干原苏联加盟国逐一纳入北约版图,并企图把乌克兰也纳入其中,违反了苏联解体前西方与苏联达成的协议。基辛格和布列津斯基都曾提出忠告,不可逼人太甚,不要把乌克兰纳入北约,但忠言逆耳,不被接纳。美国支持乌克兰国内政变,推翻了雅努科维奇的政府。普京总统明白,克里米亚的军港将会成为威胁俄国的基地,因此断然出手,夺回克里米亚(1783-1954年原为俄国所有)。这个事件的教训就是,每个民族忍受屈辱都有限度,俄国人民觉得受尽屈辱,选出普京作为强势总统,对西方作出有力的反击。


西方国家对其他国家内政的干涉,是西方外交的另一误区。冷战之后,不少国家发生所谓“颜色革命”。虽然这些颜色革命首先是在国内引爆的,但西方国家却立刻给予支持,声称这是西方声援民主的道德义务。然而,世界其他地区的许多民众却觉得,这是西方企图延续两个世纪西方主宰世界的手段。美国指责俄国政府干预2017年的美国大选,但根据美国一家研究机构的统计,从1946年到2000年,美国干预其他国家的选举共有八十多次。马凯硕教授说,美国可能犯上的最大战略错误,就是在中国崛起成为世界第一之前,企图捣乱中国卓有成效的进步。美国为了遏制中国的崛起,向东亚地区增强兵力集结,但从长远看,企图用武力遏制中国经济崛起是无效的。


马凯硕的忠告


马凯硕教授向西方国家提出忠告:“西方精英对于正在强劲崛起的这个新时代应当形成正确的认识,与其人民一道共同制定深思熟虑、切实可行的政策反应,帮助每个人做好准备,迎接当今已经开始的巨变,这个巨变在21世纪必将更为强劲。”他劝告西方国家改弦易辙,把伸向世界各地的长臂收回,与西方以外的世界各国实行友好的多边交往,以知己知彼的精神重新调整全球战略。这些忠言,西方能听吗?如果西方国家仍然不愿倾听,本书封面提出的问题就会找到答案:“西方真的输了。”


马凯硕教授的精辟分析,令人想起孙中山先生的名句:“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然而,马凯硕教授关于“西方主宰世界的时代将会终结”的论述,所指的是一个长时段的历史趋势,读者不可由此得出错误的结论:中国即将超越美国,亚洲即将超越西方。西方国家作为世界现代化的先驱,几百年来在经济、文化、教育、科技方面积累的巨大优势,并非中国、印度等国在短期内所能超越的。为了实现东方西方平起平坐、互相尊重、互利共赢的世界,可能还需许多代人经过多个世纪的共同努力。


作者为自由撰稿人

Комментарии


⏏回到顶部
bottom of page